WP小说网 www.wptheme.cc,最快更新药女晶晶最新章节!

    院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赶车的老车夫穿着八成新的深蓝色棉衣黑裤,一脸焦虑,腰板挺得笔直站在马车旁边,瞧着是富贵人家的奴仆。(◇小说)

    从院子里传来几个妇人呜呜的哭声,守院门的两个御林军向李晶晶鞠躬行礼请她进去。

    “李大药师,今个实是没有办法了,这才未经过你同意,就把患者直接带了过来。”子风观主仍是穿着五成新的道袍,蹙着眉头迎了上来。

    李家今非昔比。李炳堂堂正一品太师,又是闻名天下的大英雄。

    她连个贴子都不递就带着将死的孕妇过来,实是不妥,刚才已经向曲氏、贺氏赔礼,见到李晶晶,再次解释赔礼。

    桔子树边站着的五个陌生人,一个头发银白满脸沧桑柱着拐杖的老头子,一个头发灰白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老婆子,三个中年穿着深蓝色衣裙奴婢模样的妇人。

    桔子树旁边的置着一把太师椅,瘫坐着一个穿着绸缎衣裙脸上起了一团团铜钱大暗红色斑块昏死过去的少妇。

    五人瞧到李晶晶年龄这么小,目光里均是疑惑,这个细妹子制的药能解了蛇毒、尸毒?

    李晶晶道:“观主客气了,说说患者情况吧。”

    子风观主把李晶晶带到少妇跟前,急道:“患者是观里的一名女香客,腹中肚儿已有九个月,再过几天就要临盆,却是被歹毒的亲戚下了蛇毒、尸毒。”

    这回她只带着曾经来过曲家村跟望月、望莲关系极好的望英武道姑。

    望英跟望月站在不远处,一直小声嘀咕说着孕妇中毒的事,也不避讳站在旁边的何义芸、曲氏、贺氏。

    原来此事说来话长,要从今个来的老头子说起。

    这个老头子叫余大虎,是望城县有名的大富商。

    他年青时靠着卖布置下了家业,家里富了起来,就把还在过苦日子亲弟弟余大牛叫来一起做买卖。

    余大牛不是做生意的料,偏偏特别蠢,认为总是跟着余大虎干活,只赚个辛苦银钱,发不了大财,就向余大虎借五百两银钱,说是**出去单干。

    余大虎几次相劝,余大牛死活听不进去,只有把银钱借给他。

    余大牛做生意不但亏了,还欠了一屁股债,被逼无奈就去求余大虎帮忙还债务。

    余大虎正好不在家,他的夫人就是老婆子余夫人在,一听是三千两银钱,做不了主,让余大牛等几天再来。

    余大牛以为余大虎故意躲着他,觉得走投无路就自尽死了。他死了留下了堂客跟一个八岁的儿子余海。

    余大牛堂客改嫁,把余海丢给了余大虎。

    正好余夫人一直未怀孕,余大虎就把余海过继到自己名下,侄儿变成了儿子。

    谁料到余夫人老蚌含珠,四十二岁时怀上了身孕,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余大虎大喜,给亲生儿子起名余承业。

    那时余海已经十八岁成家娶妻,听到小弟弟的名字是余承业,就知道余大虎要把家财都留给小弟弟,根本没有他的份。

    余海倒是没有心生恨意,仍是帮着余大虎做生意。他虽然没有余大虎那般有头脑,但是沉稳讲信用,口碑很好。

    余承业十六岁时,娶了堂客刘氏。

    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余承业带着奴仆外出游玩时遭遇山林泥石流死了。刘氏怀着他的遗腹子,经过太明观的道姑医师诊断是个儿子。

    余海堂客跟他说若是刘氏的儿子死于胎中,余大虎就没有嫡孙,余家的财产就全部归了他这个继子兼侄子。

    余海开始没有这份心思。

    可是有一回他听刘氏的奴婢说,生下的是女儿,也要把余家家财全部变成女儿的陪嫁。

    他一下子心里不平衡了。

    他是余家第二代唯一的男丁。他的生父就算死了,也曾经为余家生意受过累。他更别说了,从十二岁开始就打理余家的生意。

    凭什么刘氏肚子里的孩子什么都没干,就得了余家全部的家产?

    人一旦贪财起了恶心,就像是鬼迷了心窍。

    余海全然忘记余大虎对他的养育之恩,也忘记余大虎年年给他分红银钱累积高达几万两。

    他知道买砒礵会有记录,就去找了江湖黑道中人买了毒药。

    他买了毒药之后,寻不到机会下毒,直到昨日余大虎过寿,才趁着府里忙乱,打着视察厨房吃食的旗号,进了厨房,往特意给刘氏炖的羊肉汤里下了毒。

    刘氏毒发后,余夫人很快就查出来余海去过厨房,便派管家带着家奴去叫余海过来问话。

    余海见东窗事发,说是要去书房取样东西。

    管家在书房外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余海出来,不得已进去瞧看,竟然发现余海吞金块死了,书桌上有他的遗书,承认做了错事,愿一命抵一命,不要牵连妻儿。

    这个中了毒的孕妇就是老头子、老婆子的亲生儿媳妇刘氏。

    何义芸义愤填膺,握紧拳头。

    她的母后当年就是因为生产之前中了奇毒,虽是解了毒,可是生产后身体大亏,亲弟弟极为孱弱得了怪病只能活到十二岁。

    她最恨得就是对孕妇下毒手的恶人。

    余海自尽倒罢了,若是没有死,她定会派人给他下毒,让他也尝尝毒发的痛苦。

    李晶晶诧异道:“亲戚下的毒啊?”

    “这里面牵扯着一桩夺财大案,一时半会说不清。孕妇是受害者,她腹里的胎儿更是无辜。”贺氏快步走上前来,急道:“晶妹子,你快瞧瞧孕妇跟胎儿还有没得救?”

    子风观主张开双臂把贺氏拦住,不让她上前,道:“贺夫人,尸毒传染,你往后站。”

    贺氏一听急了,叫道:“那我的晶妹子也会传染到尸毒。”

    “娘,我是大药师,有药啊,我不怕。”李晶晶走到桔树下,仔细瞧看刘氏,高声道:“望莲,取碗温水,取了小篮子过来。望月,取一坛药草酒、两小块薄棉布。”

    子风观主跟过来,道:“患者姓刘,今年十八岁七个月,过敏体质,春夏季闻了花粉过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病,身体康健。”

    李晶晶连连点头,问道:“她什么时候中的毒?”

    子风观主答道:“她昨晚酉时初吃的羊肉汤里有毒,子时三刻毒性发作,做恶梦惊醒吐了一口黑血。”

    李晶晶疑惑道:“她中的蛇毒这么厉害,竟然还能活到现在?”

    子风观主解释道:“她府里有我送的两粒解毒丸,府里人当时就给她都吃了,这就把蛇毒生生的压了下去。可是压不住尸毒,送到我们观里时,尸毒已经爆发,浑身出尸斑。”

    “尸毒没来没那么厉害,因为混合了蛇毒,两种毒互相催发就很厉害了。”李晶晶轻叹一声,道:“瞧着患者不喊不叫的,其实特别的痛苦受罪,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何义芸一听目光射放异光,李晶晶竟然还懂医术里最难的毒术。

    何敬焱低声道:“我师父懂医药术。”

    何义芸自语道:“原来小晶娘药术乃是家传。”

    何敬焱轻声道:“我师父只传了晶娘。”

    他知道李晶晶身上肯定有秘密,为了帮她保守这个秘密,只有抬出李炳来。

    子风观主目光凝重,道:“我用银针把患者体内的毒都逼到了四肢,赶紧送到你这里来。”

    “观主,你这就银针把患者扎醒,给她服用我制的内用解毒丸、安胎粉,先解了毒保住她跟胎儿的性命再说。”李晶晶轻叹一声,本来是要先把脉再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药女晶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JIEQI_SITE_NAME只为原作者忆冷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忆冷香并收藏药女晶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