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小说网 www.wptheme.cc,最快更新盗墓大师最新章节!

    刘胖子听何悔这么说,只得作罢,和何悔的几个同学打了声招呼之后又带着一伙人风风火火的走了,不过他走之前看到陈国伟的时候明显表情一滞,何悔还以为他和陈教授认识,刘胖子只是一瞬,脸上又恢复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只是礼节性的对陈教授点了点头。

    何悔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再说何悔可不会天真的认为刘胖子现在会把他当成推心置腹的朋友。

    何悔看看几个同学一个个惊魂未定的模样,就知道今天的饭局再进行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就早早收了场,在去付账的时候那叫宋连城的经理死活不愿收何悔他们的钱,还一直道歉说这顿饭算他的,最后何悔他们也只好说了两声谢谢,拍拍屁股走人。

    原先还打算吃晚饭去唱歌的,不过现在几人都没了那份兴趣,可能是刚刚经历过这件事让何悔的几个同学都觉得北京的治安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都主动提出要送女同学回去,本来他们是想要拉着何悔的,不过陈教授说自己有点不舒服,让何悔送他回去,何悔只好偷偷的对几个同学耸耸肩。

    等同学们都坐车走了之后,陈教授才和何悔一起离开,本来何悔是想打车的,陈教授说一起走走,何悔只得屁颠屁颠的跟在陈教授的身后。

    陈教授的心情丝毫没有受刚才那件事的影响,一路上和何悔说了好多自己当年在地方上考古时的一些经历和见闻,要是在以前何悔肯定会听的津津有味,不过有了上次的小兴安岭之行后,老实说,陈教授说的这些是的确很难勾起何悔的兴趣,可何悔也不像拂了陈教授的面子,一路上都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

    后来陈国伟可能是说累了,和何悔随便找了家路边摊叫了两碗豆花,看着碗里的豆花何悔还真觉得有些饿,就这么和陈国伟二人一边聊一边吃,不知不觉间已经十点多了。

    陈国伟说自己回去就行,何悔看着这位都快七十岁的老人,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就坚持把陈教授送到了家里,大晚上的陈国伟不放心,就留何悔在他那里住一晚上,何悔本来打算拒绝的,不过想到前两年轰动全国的北京330公交事件,何悔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两年前老伴过世之后陈教授就一直独自生活在北京,听说他也有一对儿女,不过好像都生活在国外,老人家一把年纪了习惯了国内的生活,不愿过去,儿子女儿又都不愿回国,所以直到现在陈教授都是一个人生活。

    可能是真的累了,陈国伟帮何悔收拾了下客房就回卧室睡觉了,何悔在床上也没躺多久就睡着了。

    半夜何悔起夜看到陈教授书房的灯还亮着,还以为陈教授睡不着在书房看书,何悔推门进去一看,里面并没有人,想想可能是陈教授忘关了,何悔就准备随手把灯给关了,不过何悔的眼睛立马被桌子上的几张照片吸引了过去,何悔走过去拿起来一看,双眼一睁,一下子困意全都没了。

    何悔之所以会那么吃惊,并不是照片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这些照片他都见过,起初何悔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后来仔细一看,石窟,山林,村落,溪涧,一张张和记忆中对比,果真是一点不差,这分明就是上次千面阎王吴雄通过自己交给大伯的照片嘛。

    陈教授怎么会有这份照片,大伯不是说这是一份关中大墓的路线图吗?这里面必有什么蹊跷。

    何悔回到房间久久不能入睡,心里总觉得这事怪怪的,难道说陈教授也和这件事有关系?此时的何悔觉得脑袋一片浆糊,睁着眼好不容易捱到早上,何悔决定还是要硬着头皮问问陈教授这到底怎么回事。

    陈教授的回答倒让何悔有些意外,因为陈教授说这些照片是个陌生人交给自己的,请他看看这些照片有没有什么价值。

    陈教授看何悔似乎对这些照片很感兴趣,又接着说:秦岭的风景的确不错,有时间倒可以去看看…

    何悔心里咯噔一些,秦岭号称中华民族的龙脉,古语有云得汉中者得天下,大伯说这里有斗可盗倒也不难理解了,说不定还真有那么几个王侯将相埋骨深山。(典籍上说天下龙脉出昆仑,我国境内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盗墓大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JIEQI_SITE_NAME只为原作者叶东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东篱并收藏盗墓大师最新章节